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洲有雨的博客

不是每一滴雨落下都是泪,也或许正孕育着新的生机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人备忘录  

2009-05-11 20:25:52|  分类: 学习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 女友向我倾诉着甜蜜的苦恼:一男人爱上了她,她也爱上那个男人。男人很有魅力,已婚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的家庭,幸福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,”她神情有些黯淡,随即说,“不过,我从没有打算破坏他的家庭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沉默。如今的世道,明知是坑还要跳,明知是火还要扑,那都是看定了的,劝也没用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预备好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预备什么?”
        我笑。
        是啊,有爱情就够了,还需要预备什么呢?但是,不是这样的。洗衣服要预备洗衣粉,吃饭要预备碗筷,听课要预备笔记本。当情人,也要预备些什么,哪怕只是下面这些简短的警告:
        不要把自己变成烈女。这烈字有二解。一是热烈。即使真的深爱他,也不要让他知道你在深夜如何等他,你如何为他憔悴红颜,你如何为他衣带渐宽......不要让他知道。他若知道,当然会心疼,但是之后就会得意,就会害怕,就会厌倦,就会越来越快地离开你。另一解是贞烈。不要为他守身如玉,不要为了他放弃其他爱情的可能。如果有合适的结婚对象,就迅速地抽身而去,为自己谋一个做妻子的机会,让他怀念你这个情人。很可能,他因此而来的怀念,会比能给你的爱情还要多。
        不要期望他会忠诚。如果将来你发现,自己只不过是他的情人世界的几分之一,不要惊异,也不要气愤。他和你的爱本就是他不忠诚的表现,忠诚的要求对他来说,原本就是一个悖论。他是一棵树,已经有主干,而你只是枝杈。一般来说,一棵树的枝杈,不会只有一个。因此,作为枝杈之一,要是还奢望忠诚的话,你就等着伤害自己吧。
        不要轻易毁坏游戏规则。这是一场游戏。无论你的态度多么郑重,都改变不了游戏的性质。尽管这场游戏是以你为绝对主角,你也还是得遵循游戏规则。规则很具体,也很通用:不要让自己和自己的任何信息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候;不要让约会的次数太频繁;不要太讲究自尊心和权利;不要在看出他撒谎之后还要问“是真的吗”;不要认为自己有资格去翻阅他的短信;不要在他不接第一个电话的时候接着打第二个、第三个、第四个......干吗不怜惜自己的手机啊。
        不要把自己变成怨妇。情人不过是婚姻的补充。如果说婚姻的沉重和温暖意味着责任、义务、承担、契约,那么与之相反,情人的魅力和轻浮就在于无责任、无义务、无承担、无契约。情人关系的本质,就是激情之爱。因此,爱着的时候自不必说,与有情人做快乐事,他与你之间会无师自通的体贴和默契。但花盛开之后,必然会有凋零的季节,这时候,若是感觉到凉凉的风,不要向他取暖,不要有所期待,也不要去做算术题。你需要做的,就是赶快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,然后断然离去——尽可能不被这风吹着,尽可能不患上感冒甚至更严重的后遗症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因为这时候,他已经不会心疼你了,你要是再不心疼自己,那该多傻。
        由此,引申出最后一条:
        在分手之后,也许爱如幻影,但爱曾让你快乐。所以,仅仅因为爱过,就需要感激。要知道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爱,也都有机会被爱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从哪里知道这么多‘不要’?”等我滔滔不绝告一段落,女友睁大眼睛,如视妖怪。
        我沉默。我讲述的这些,都来自于另一个女友。她曾做情人三年,常常身心俱疲,屡屡痛不欲生。后来嫁得一忠厚男子,现在生活安慰。
        所有的经验都来自教训。但遗憾的是,这些经验,往往很难让后来者获得有效的免疫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—摘自《中国青年报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